窒息的婚姻關係-陳宗杰醫師

親密關係不是在唱獨腳戲,面對婚姻中真正的問題

窒息的婚姻關係-晴天身心診所-陳宗杰醫師

窒息的婚姻關係

親密關係不是在唱獨腳戲,面對婚姻中真正的問題

 

      上完班一回到家,房裡便堆滿了各種雜物,有兩三天已經打包好的垃圾放在廚房,沙發上剛收進洗過或未洗的衣物,地上有著剛脫下的襪子,跟一個躺在沙發上的男人,玩著手機。

     這是曉華(化名)結婚兩年後,每天都看到的景象。曉華嘗試與另一半溝通過,家事就是要分工的狀況,但看到回家先生便是在玩手遊,不然就在跟網友聊天,他曾懷疑過先生,確定不是外遇,而是在說電玩怎麼過關的狀況。

「叫他整理一下家裡,總是要三催四請!」

「就說上班累,說需要放空。罵久了,他才動一兩下,隔天還是一樣,就連垃圾說好的他倒,但卻都積到長滿了果蠅。(都幫他打包好,放到了門口!) 」

 

曉華最常罵的一句是: 他到底為了這個家做了甚麼!

 

在診間邊氣邊哭邊數落了先生一次,但她哭得的是她先生最近的反應,是要跟他離婚,因為他控訴曉華的「情緒」太大了,他說他跟同事討論過,他認為自己被情緒勒索。

 

太太的情緒成了兩人關係的代罪羔羊。

 

       在伴侶中,一個失調的相處模式-退縮與要求(withdraw/demand)的現象在劇烈進行著,要求的一方像是從低至高的姿勢,施壓,嘮叨,責怪,抱怨的方式等提出他的需求。但退縮的一方則是根本不願意溝通。

       那樣的畫面是一方站的挺挺地手控訴著另一方。而另一個是避開眼神掩著耳朵不願聽到。

       這有時會是個持續加強的戲碼,主導的伴侶提出要求時,退縮的伴侶則採取逃避,或者偶而順從著要求,但這更強化了失調的相處模式,主導的一方獲得滿足(例如垃圾終於到了),退縮的一方也得以從抱怨與責怪中喘息(做了似乎可以停止被酸幾句)。便像賭博中的機率,一旦中獎了,對主導或退縮的一方來說,便更催促遊戲的進行,因為退縮一方的不定期反應,會使另一方更容易提出要求。

但要求與退縮態度,也可能是源自雙方原生家庭的影響。

 

若察覺到自己正處於這樣的關係,在溝通中或許可以嘗試:

  1. 1.主導方嘗試平靜,清楚地提出要求。
  2. 2.鼓勵退縮的一方在問題上主動參與討論。
  3. 3.嘗試述說生活上正面經驗,有時在正向事物的分享上,退縮方會更加勇敢。

 

       但若是即使在合理清楚的要求下,仍察覺退縮方總是更為退縮,而主動方更加劇烈的要求,使得惡性循環更加劇烈,而沒有改變的可能。也必須重新考慮在伴侶的選擇。若是對方一再展現出具侵略性,酸言酸語與指責下,是否值得持續相處。而另一方若總是出現在重要問題與兩人關係的逃避,當然更有權力可以選擇更好的,畢竟親密關係也不是在唱獨角戲。

 

後來意外的曉華與先生都進到了諮商室,開始平等地述說自己的情緒,才開始面對婚姻中真正的問題。

 

 

晴天身心診所 / 合康身心診所 - 陳宗杰  醫師